OIC点子创业俱乐部 OIC点子创业俱乐部http://www.myoic.com    [电信服务器] [网通服务器]
点子首页 | 点子超市| 创业故事| 创业指南 | 点子人才 | 创业联盟 | 点子论坛 | 创业论坛 | 会员中心
贴子搜索
贴子标题:
贴子作者:
创业故事>>创业失败故事
发新贴子 精华区
加入/取消收藏回复此贴

曾经的千万富翁今日的包子铺老板


时间:2013-1-21 23:33:29  (IP:171.39.35.75)发布人:优才
顶楼

导读:这千万富翁与包子铺老板之间的财富差距是不言而喻的,这其中的创业故事也是耐人寻味的,来看看曾经的千万富翁今日的包子铺老板。

  曾经的千万富翁今日的包子铺老板

  这千万富翁与包子铺老板之间的财富差距是不言而喻的,这其中的创业故事也是耐人寻味的,来看看曾经的千万富翁今日的包子铺老板。

  10月2日下午,上海,小雨。高逸峰开着一辆奇瑞,把我从浦东商城路载到了不远处一个社区,他与妻子钟叶要去看望一位住在那里的朋友。站在停车的地方,抬头望去便是492米高的世界第三高楼上海环球金融中心。他那辆挂着安徽牌照、破旧不堪的奇瑞,停在这个满是名车的社区里,非常扎 眼。

  那些名车,高逸峰都曾经短暂拥有过。十多年前,他从事娱乐业,有十八辆车,包括宝马、凯迪拉克、奔驰、奥迪等,还有一辆加长林肯。

  那个时候,他开歌厅,做贸易,搞金融,其间还开过厂。他在海南开的夜总会“望海国际俱乐部”一度在武汉、合肥、上海、昆明开有分店,旗下一千多名员工,资产数千万。在他的夜总会里,常常会出现毛阿敏、刘欢、那英等人的身影。从小爱好文艺的高逸峰,还参加了1996年的春节晚会,演唱当年的流行歌曲《九月九的酒》。

  1997年海南房地产泡沫,又逢亚洲金融危机,高逸峰破产,从高峰跌入深渊,身肩巨债,一夜白头。后来他做过产品推销员、做过窗帘等基层工作。三年前,他在家乡合肥开了一家十多平方米的包子铺。

  2010年,满头白发的高逸峰参加东方卫视的《中国达人秀》节目,演唱《从头再来》,大家在感动之余才知道,这位参赛选手,曾是一位有过大起大落的创业家。

  多种经营 春风得意

  1987年,25岁的高逸峰来到海南。最初做小工、卖报纸、在酒吧做驻场歌手,度过了几年艰苦的日子。他在海口市郊租住每月80元的农家陋室,没有电,旁边几间屋子是猪圈、鸭棚,“一觉醒来,整个双腿、双手全是蚊子咬的包。”

  经历了两年打工的日子后,在酒吧做歌手的高看到了开歌厅的市场机会。向一个北京的朋友借了5万块钱,在海口宾馆旁的五指山大厦9层,承包了一个能容纳百来人的小歌厅,有上海情结的高逸峰给歌厅起名“夜上海”。“夜上海”的规模虽然不大,但每年也能带来20来万的赢利。

  当时从北方到海南做生意的人挺多,来歌厅消费的客人经常带来各方面的商贸信息,“有些生意就一起做了”。歌厅开了三年之后,1992年,高逸峰成立了一家名为“万友实业”的贸易公司。

  万友实业没有主营业务,依托“夜上海”这个平台带来的资源,杂七杂八,什么都做,“比如卖白糖,或者从广州进货倒卖些电视机、摩托车什么的;有时某个品牌内地没有,往其他省市倒卖下也能赚到点钱。”

  贸易公司一直开到1997年。不过,它并没有成为高逸峰的商业版图里来钱最快的一个,除了1993年成立的夜总会望海国际俱乐部,每年能带来1000多万的营收,高逸峰赚得多的其实是炒地、炒楼花、炒原始股。

  1991年,高逸峰已经在一边开歌厅、一边炒原始股了,低价格买进一些原始股,再以高价卖出。这个生意使他在1991年至1994年间,赚了500万。当时的钱太好赚了,高逸峰买一万元的原始股,1994年左右一些公司上市了,最高的翻了30多倍。

  1993年,高逸峰用开歌厅、搞贸易、炒股赚到的一部分钱,加上向银行、朋友借贷,投资上千万,开办了望海国际俱乐部,那是当时海南最大的夜总会。在此一年前,高进入海南第一投资公司兼职(这家公司现在已经是上市公司),主要负责一些大型的娱乐项目。有了这个资源,再加上之前积累起来的人脉,以及海南当时娱乐业较为活跃的大环境,夜总会的生意越做越好。

  在望海国际俱乐部,高逸峰迎来送往的都是些明星大腕。当时,毛阿敏、刘欢、那英等国内众多一线明星都曾到高的夜总会登台献艺。给高逸峰打过工、现为浙江一教育培训学校的老板万友回忆,童安格、赵传、钟镇涛等港台明星也去过高的场子。一些网友还翻出了高逸峰过去的照片,其中有他和邓亚萍、张雨生、吴奇隆等人的合影。事业鼎盛期,高逸峰在五个城市有六家门店,“每个店的规模跟现在上海的金海岸差不多。”说起当年,高逸峰还是掩饰不住自豪。

  当时,在高逸峰歌厅所在的五指山大厦里,还有一位像他一样闯荡海南的年轻人,这个人就是后来在中国影视圈声名鹊起的邓建国。那时候,邓建国不时跑来9楼高逸峰的歌厅玩,高逸峰也常去邓那边坐。在高的印象里,邓建国当时很小,貌不惊人,“而且在我印象中非常羞涩,低着头讲话,大概因为他是大龅牙。”邓建国当时承包了一家报社的版面,对外拉广告。

  高还记得,邓的第一桶金,是通过在1989年举办一场交流会挣到的。“他给全国的乡镇企业发信,邀请他们到这儿来开一个把海南作为推向世界的一个窗口的交流会,来了很多企业家,每个人缴纳了3600或3800元的费用。” 高逸峰说,这个活动邓建国赚了几十万,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。如今,邓建国已是影视业巨头,高也和他失去了联系。

  开歌厅、炒股、炒楼、做贸易,三十岁的高逸峰,迫不及待地打探着他所看到的各种能赚钱的门路。1995年在三峡开厂,做矿物探测方面的项目;1996年至1997年在四川、安徽投资开办了两个小型的化工厂。这种急切的心态在某种程度上也导致了他以后的失败。

  1997年,高所涉足投资的地产、金融等项目一一溃败,严重影响到收入最稳定的夜总会,因为资金周转不灵,最后,他所有的生意全线崩盘。

  资金链断裂 身负巨债

  在高逸峰的企业崩溃前,海南正在经历那场著名的地产泡沫,高逸峰身边总不时传来某某老板跳楼的消息。不久又遭遇亚洲金融风暴,海南很多服务、娱乐行业也随之走向了衰败。

  地产泡沫早就露出端倪,高逸峰却没注意到。

  “某个地产项目还没有盖,刚刚开始动工就买下来,过段时间再卖出去。就算是每平方米赚50元,10万平方米就能赚到500万。”从1993年至1994年,高炒的地产项目,赚得最多的一笔是海口的两栋住宅楼,面积4万多平方米,一转手赚了200来万。通过炒地、炒楼花,一年多时间,他进账500多万。

  当时的海南,几乎每个人都在炒房。1992年初,潘石屹(博客)、冯仑、王功权等“万通六君子”通过炒房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,并在年底提前得知政策变化,离开海南。

  后来金融风暴来临,在高逸峰的夜总会很快就有了反应。以前,在望海国际俱乐部,一罐雪碧卖48元,一瓶路易十三卖1.8万,一桌客人消费上万都是常事。但随着风暴来临,很多外地来海南的投资客、有钱人都一一撤离了海南,娱乐市场开始萎缩。

  在三峡成立的公司,一单业务也没有拿到,在四川、安徽投的化工厂,项目上了一半,没资金了,工厂只能闲置在那 里。

  “只能说祸不单行。1997年之前我们还一直支撑着,但到1997年实在支撑不下去了。”1994年,高逸峰与朋友各占50%的股份合伙入股信用社,并拆借了两三千万的资金用于开典当行和投资其他项目。“后来国家发现金融市场比较乱,有的资金借贷非常大,泡沫比较多,当时就出现了很多三角债问题。对这个市场的监管就严厉起来。”高逸峰的典当行面临政策调控,一部分资金投进去出不来了。加上最前面投资失败的项目,原本带来效益的夜总会也无法支撑了。

  企业崩盘,除了当年大环境带来的冲击,高逸峰觉得,自己在经营管理上的粗放、扩张速度过快,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“我们想迅速扩张,但是管理人员跟不上,这是个大问题 。”高公司里的员工大多是他的朋友,或朋友介绍过来的朋友,找不到人才,他就把舞台总监拉到别的地方去当老总,把办公室的普通主管调到分公司当老总。“因为这些人我熟悉,但现在看来,熟悉不一定能担当起那么大的重任。有些还没完全具备这样的能力,有些本身不适合,导致很多问题都出来了。”

  “一起投资的东西,亏了都全部算他,照理讲这个会有亏有赢,不能保证每笔生意都是赢的。他太讲义气,我对这个事情是有意见的。”妻子钟叶觉得丈夫太重情义,总是把朋友放在首要位置,“到哪里都是他抢着买单。”

  高逸峰这辈子买的一个最大的单,就是公司倒闭后,他一个人扛下了金融生意上失利的所有债务。有报道称,当年高背负的债务有300万,也有人说是1000万,“具体的数字我想还是不要去说了,是一个比较大的数目,300万肯定不止。”高逸峰说,他的欠款里有机构的钱,也有私人的钱,目前还没有完全还完。

  回到安徽,高逸峰生病了,晚上睡不着觉,“整天整天在那儿熬,胸闷,透不过气,好几次我吓坏了。”钟叶把他背到了医院。 1991年,高逸峰与上海姑娘钟叶在合肥的一次朋友聚会中相识,很快成为恋人。高破产后回到安徽,这位上海姑娘顶着家庭的压力,在1998年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。

  “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我也会去释放一下。一个人去唱卡拉OK,把门关上,自己吼两嗓子,不要任何人来。有些人喜欢看足球,开始我不理解为什么球场上那么多人去疯、去喊,后来才理解,实际上是把自己的郁闷宣泄出来。”高逸峰说。

  那个时候,高逸峰深刻体验了世态炎凉,但如今已不愿讲太多。他告诉《创业家》,前段时间看了郭德纲的遭遇,在其最困难的时候两个徒弟离开了,他说自己对此感受很深。

  “他就是人太好了,太感性了,所以才导致生意没做好。”追随过高逸峰四五年的曹先生,这样评价昔日的老板。高逸峰破产后,变卖了房子、车子等所有家当,还向朋友借了款,做到了不欠员工一分工钱。

  名声大噪 继续做包子生意

  达人秀的节目播出后,有不少娱乐行业的人找到高逸峰,想和他谈合作,并许以一定的股份,但是高逸峰都拒绝了。

  “马云说得很好,不是你能做什么,而是要分析接下来你该做什么。我觉得我该做的就是两件事,一个是我喜欢的舞台,如果还有这个条件,就在这个舞台上多站一段时间;还有一个就是做我的包子,能做多大做多大。”高逸峰说。以前的朋友也在想着给他做专辑,自己可能会推出一些歌曲,但别的方面不会再涉足,“当你在社会上有一点知名度的时候,可能很多诱惑又会来了,这个叫你做这个,那个叫你做那个。”

  他现在不像过去那样,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,定好今年能扩张多少,明年多少,什么时候拿投资甚至上市,他觉得“顺其自然,就比较踏实”。

  《中国达人秀》的赛事结束后,高逸峰还是想把包子店继续开下去。因为妻子这几年的身体一直不好,他准备把开在合肥的包子店关掉,在上海重新开始。

  一些昔日的朋友也重新联系上了高逸峰。这些朋友有开厂的,也有做房地产的,他们很乐意投些钱到高逸峰的包子店。高逸峰现在已经开始在上海徐家汇、凯旋路等地段为包子店选址,初步规划新店的经营面积在200平方米以内。“这个店本身我们设计得不是很大,但可以复制。”他觉得,要一步一步来,要走得稳,要走得踏实。

  高逸峰当年一起创业的朋友,有老板做不下去回到舞台上唱歌的,有受不了压力染毒瘾最后自杀的,还有的不但自己没朋友,心态也不好,脾气也变了,最后忍受不了跳楼自杀的。相比那些朋友,他觉得自己的心态还好。

  “如果你创业,除了要选择一个不易死掉的行业之外,一定要问问自己做好接受挫折的心理准备了没有,市场里面有很多不确定因素,谁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成功,有可能摔倒了要准备好爬起来,再摔倒再爬起 来。”

  1997年公司关闭后,高逸峰一夜白头。十三年时间过去,如今他年近50,一直没有把头发染回来过,想以此给自己提个醒。

  在达人秀舞台,高逸峰唱了一首歌叫《从头再来》。因为独特的经历,高逸峰把这首歌唱出了很深的沧桑感。

  评委席上的周立波问:“你唱这首歌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吗?”

  高回答:“我对这首歌的感悟会比别人更深。”

  “你现在是带着一个娱乐城老板的心情来唱,还是带着一个包子铺老板的心情来唱这首歌?”

  “我想现在应该是带着一个从短暂的辉煌,然后走上一个踏实人生的心情来唱。”高逸峰回答 。



加入/取消收藏回复此贴

分页:[1]

登录名(可为空): 密码(可为空): [注册]

点此刷新验证码 请输入左侧结果:   

广告服务 | 会员注册 | 修改资料 | 找回密码 | 邮件订阅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本站: RSS订阅